mailinginfo

Article

再會一回,已不同的自己:
與安溥談〈事情本來就是這樣〉

文/陳玠安

2018.APR.8

<p><b>「〈事情本來就是這樣〉承認了一件事:萬物有沒有可能只是我們的一種投射,藉由非常自我隱私的比喻,我們打破了一心要投射的東西。」</b></p> <p>「在中學時期,這是我常常自己抄寫的歌詞,當作練寫字的過程。」</p>

Read More

成為完整的過程:
與安溥談〈決定〉

文/陳玠安

2018.APR.4

<p><b>「在那一刻,想要為自己勇敢起來,逼自己去做一個根本做不到的事情。有人會把那視為一種決定,有些人根本覺得是選擇⋯⋯」</b></p> <p><b>「生出勇氣的一瞬間,那個念頭,就是愛。自認身心還能應付生活時,愛已經夠難的;我們時常說服自己愛好像咫尺天涯,憂鬱卻提醒我們生命有多容易脆弱,感覺花費許多力氣在保護一個無法保護的事情。」</b></p>

Read More

在意識流中挺立:
與安溥聊〈烏鴉〉

文/陳玠安

2018.MAR.8

<p><b>「橙草樂團的詞曲原創性超高,他們並沒有想要用既定的格式,或者用某一種潮流或族群的語言去寫歌,對我來說,是非常像詩的創作。」</b></p> <p>問起安溥,對於橙草樂團的看法,還是先從風格談起。畢竟,橙草樂團的風格與類型,一向被討論甚多,難以一言以蔽之。</p>

Read More

打空檔:
與安溥聊「差不多先生」

文/陳玠安

2018.JAN.30

<p><b>「MC Hotdog一個人面對生命中的嘻哈。在〈差不多先生〉,他訴諸觀察面,從搜集變成觀察,從感覺或情緒,變成更為共感的事情。從非常聰明的唐吉軻德,變成魔笛裡面的吹笛手。」</b></p> <p>2008年,MC Hotdog發行專輯《差不多先生》。前一張《Wake Up》,在2006年拿下金曲獎「最佳國語專輯」獎,是史上第一張獲得此大獎的嘻哈專輯,引發不少爭議與討論。幾乎是宣告了一個時代的來臨。</p>

Read More

他的存在本身,就是音樂:
與安溥聊《改變》

文/陳玠安

2018.JAN.27

<p><b>「人們總以為,在大街上起乩、咆哮或哭泣,不管多麼精神面或形而下的事情,都是一種『彰顯』;可是,對真的在做龐克的人,那只是一個日子。」</b></p> <p>坐公車前往安溥的工作室,我思考著一個問題:安溥唱趙一豪的〈改變〉,是不是一件很「合理」的事情呢?</p>

Read More

引 言

文/安溥

2018.JAN.27

<p>很多年的時光裡,我翻唱過很多歌,有些是功能性的,它們旋律美好或強悍讓人想要投身於其中,有些是情懷,它們是我將一塊塊一部分自己的傷喜封存,<br/> 音樂就是你有共鳴的頻率。<br/> 頻率像銀河,音樂是星星,經過我生命的,都是如今遠方的星星。</p>

Read More